瓶星

大千世界没你只余苦涩,毕生于我不过一枕南柯。

一个书签w

是两个不同的小卡的设定w
他真可爱.画不出万分之一的好呜呜呜.

绘画到了瓶颈期emmm.
每次瓶颈期一过就会出现新画风.
果不其然.画风变成了这个样子/扶额.
算是个摸鱼.嗯.欢迎新画风w.

你眼眸的颜色.

你眼眸的颜色

*灵魂伴侣AU

     在之前,这个世界是黑白一片.你来后,才像是繁锦人间.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题记

1.

     不一样.

     不一样的.

     繁华的街道,形形色色的人川流不息.

     我面无表情,提着公文包,穿梭在人群里.

     有人说,来到这个世界是几辈子的幸运,你可以尽情享受这份缤纷.

     但至少对于我来说,是不一样的.

2.

     十四岁那年,一觉醒来,世间颜色尽失.(注1)父母带我跑遍了大大小小的医院,只得到相同的回复——眼睛一切正常.

     日渐憔悴的父母,我只能扯出笑容,说一句:“能看见了”,而后小心翼翼的继续生活下去.幸亏没有太大困扰,磕磕绊绊的结束学业,考取了不错的分数.

     失色的我很多时候会受到限制.比如看不到蓝矾大海般的颜色,看不出斐林试剂与还原糖混合的砖红色沉淀.(注2)

     我选择了文学.

     我很少去参加学校举办的活动,很多时间都是一个人坐在教室里默默地写一些东西.可能是因为经历了这样让人无奈的事情,我的心思愈发细腻,文章越来越多的发表在校刊上.有时候写的累了,我便搁笔,透过并不算宽阔的窗子呆呆的望着天空,自嘲的笑笑.

     大概,也只有写作会让我有一点自己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、自己还会被需要的感觉吧.

3.

     『温柔的人大多都是这样诞生的.他们亲身经历了许许多多的难过后,决定要让其他人不要再像自己这般难过.这份血淋淋的体贴,称之为温柔.』(注3)

4.

     “云,有没有人聊起过你的眼睛?”

     教室里空荡荡.只有我们两个坐在里面的同一张桌前.

     我执笔微微歪头,有些疑惑地看着身旁女孩带笑的脸.

     “云,你的眼睛真的很漂亮.”女孩打量了一会儿,突然抬手撩起了我散落在额头微微有些长的、盖住了眼睛的几缕碎发.“琥珀色的,清澈得很,笑起来特别好看,特别温柔”她放下手,笑眯眯的,“你自己有没有仔细看过?”

     我沉默,没说什么,只是轻笑着摇了摇头.

     能看到颜色时,那会注意这些.失去颜色后,回首皆已成灰.

5.

     “社长,是我,我是云.”

     “出了点意外,我现在在警察局,需要做一下笔录.”

     “...记录这件事?”

     “好,我明白了.”

     ......

     坐在审讯室里,我摆弄着手里的相机,意识放空.

     原本说好的留守儿童问题变成了拐卖事件.这种小说情节一般的事情还真的发生在了自己身边,还差点把命搭进去.(注4)

     “吱呀——”门开了,走进了一个人.

     “就是你关键时候救了孩子?”我抬头,看到一张灿烂的笑脸.“队里有人说伤着胳膊了,我看看”.不由分说的拉起我的手,查看伤口.

     我没了动作,只是愣愣的看着他.

     ...为什么,我看到了这人眼眸中的一抹颜色?

6.

     我低着头,一直在笔记本电脑上敲字.对面是警局给安排了假期无事可干软磨硬泡非要跟来凑热闹的冰.

     说来奇怪,向来眼前是黑白世界的我,居然在这人的眼眸深处看到了晶莹的琥珀色.

     自从认识后,他就经常以各种理由来联系我.以至于习惯独自一个人的我渐渐默许了他的存在.在接触中,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很微妙.

     我们都有察觉,但就是不说出口.

     “阿斯,你来咖啡馆就只是来写东西啊”他哀嚎.(注5)

     “嗯.”我继续打字,可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.

     “阿斯,”他凑近,盯着我的脸,“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漂亮?”

     我眼神闪烁.又是这个问题.没理他.

     “阿斯,你的眼睛真的很漂亮.”我没看他.“像猫眼石一样.琥珀色的.很干净.”

     “像你的眼睛那样吗?”

     他愣了愣,显然是没料到我会回应他.我朝他狡黠的笑笑,低头继续敲字.

     “不一样的.”他突然严肃起来,“不一样的.阿斯的眼睛比我的眼睛还要好看.”我笑了.

     “阿斯.”

     “嗯.”

     “我夸你眼睛好看呢.”

     “嗯.”

     “你是不是也这么觉得?”

     “嗯.”

     “阿斯.我喜欢你.和我在一起吧.”

     “嗯.”

     “阿斯你是不是骗我.”

     “我说,”我抬头,笑着和他对视,看着他眼眸中那抹清澈的琥珀色,“嗯.”

     话音刚落的那一瞬间,环境发生了变化.我愣愣的看着世界从冰的眸子周围开始有了颜色,慢慢晕染开来,直至所有的繁华尽收眼底.

     我眼角湿润了,笑着抬头看着咖啡馆玻璃上倒映的自己的面孔,看到了一双和冰一样的清澈的琥珀色眸子.

     “你胡说,敢骗我,”我笑着,含着泪,“你的眼眸,不是和我的一样清澈好看么.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Fin~

啊.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乱七八糟的.随便存一下吧.

设定:

云:23岁.是个记者.

冰:22岁.是个刑警.

注1.

灵魂伴侣本来是欧美圈写文的一个梗.有很多不同的说法.我看到的原设定是『遇见灵魂伴侣才会看到颜色.』我改了一下,云看不见颜色,但能看到冰眼睛的颜色,表明心意后颜色就都能看见了.

注2.

高中化学和生物.很常识性的知识哈哈哈哈.

注3

其实文里面很隐晦的说了云是一个很温柔的人.这段话是以前在微博上看过的一段话.记不太清楚了.借鉴一下.算是暗示云看不到颜色有很多麻烦吧.

注4.

关于这个案子.大体上是云作为记者去走访调查留守儿童现象.结果采访的人是个拐卖儿童的罪犯.采访途中警察冲进家里要抓他.他抓过身边的孩子做挡箭牌.结果孩子被云救了.然后云的胳膊被刀划伤.

注5.

云的名字里有一个“斯”字.这里云和冰已经很亲密了,所以冰会叫云“阿斯.”

关于[病友]这篇文的设定

精神病院pa。
大概是 
躁狂症患者攻(后期出现)X温柔院长受
每一个病人都有故事(啊想想就好麻烦)[划掉]
大概没了。毕竟我连文案都没有。[托腮]

【原创】【耽美】病友(一)

第一次发文[紧张]

大概长篇吧。

架空设定。世界观非常神奇。

有些事不能用常理来解释!(比如杀人还不犯法啥的)[划掉]

什么时候想起来或者有空就更。[托腮](不,醒醒根本没人看好伐!)

        病例上的名字的书写有些凌乱甚至说是凌乱。名字下面跟着的是他人简述。
       『姓名:唐殇
        性别:男
        病症:疑似反社会型人格。有自残行为,嗜血,轻微病娇。
        事件:持一柄锋利的手斧闯进候车厅,杀死三人后欲继续行凶,被警方控制。经医院查明此人患有严重精神类疾病,故不构成犯罪。特送予本院治疗。直到正常为止』
        云梦斯无奈地读着病例。
        那些人还是认为患精神类疾病的人就是疯子,避之不及。可他们患病的原因,终究是因为身边的人吧!“直到正常为止”,呵,说不定是吧望着他们别出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在心底悄悄发了点牢骚,云梦斯眨眨眼,放下病例,抬头对唐殇轻笑:“你好唐殇,我叫云梦斯。很高兴见到你……”说到一半便顿了顿,意识到这样的话对病人说好像不太对,“不,是希望将来能很高兴地在外面遇到你。我的意思是说,希望早些治好你的病,然后出院。好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hhh……你就是院长吧……还真是年轻呢……”唐殇用手指不断玩弄着自己颊边的一束头发,一脸无所谓的笑。他身着一件沾满血迹的白色衬衫,一条及膝短裤有些松松垮垮,显得身段有些单薄。而仔细一看,裸露的小腿及胳膊上有数量不少的一些伤痕,看上去是用刀子划的。双脚也没有穿鞋,同样布满密密麻麻的伤痕。
        “对,我就是院长,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。”云梦斯站起身,在一个柜子里翻了翻,找出一双新的鞋子,放到了唐殇脚边。“来,先把鞋子穿上吧,衣服我马上带你去找……”
       话音未落,唐殇用手扣住了他的手腕。云梦斯愣了愣,想要挣脱,却惊讶地发现唐殇的力气大的很,根本无法脱手。
        唐殇低头,无视云梦斯的挣扎,打量着他的手。白皙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,指尖微微发凉。可能是因为拿笔方式不正确,本该出现在中指侧的手茧出现在了无名指上,但并不影响整只手的美感。
        唐殇勾唇一笑从裤子口袋里翻出一把小刀,向云梦斯的手腕划去。云梦斯吃痛,猛的抽回了手。手腕部被划出一道不算深的伤口,鲜血顺着胳膊滴到了桌子上。
        见他抽回了手,唐殇也并不意外,而是细细看着遗留在自己指间的点点血迹,用舌头舔了舔,笑出了声:“啊,我的院长。你的鲜血,是我尝过最美味的。”他的眼睛暗了暗,紧紧盯着云梦斯,“我期待有一天可以亲手解剖你。”
       从白褂口袋中取出一块随身携带的纱布,按在伤口上,云梦斯苦笑。像这样的受伤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,但这一次的病人,确是有些棘手。
        “唐殇,我要先去医务室包扎一下伤口,你……唉,我先带你去见一下你的主治医生。跟我来吧。”

旅行昭昭!【未完】不考虑养一只嘛|・ω・`)
旅行青蛙的设定啦,最近中了毒,天天蹲在手机前等崽回家。【托腮】
私心打上鼠猫,五爷可能下一次出现_(:з」∠)_

考试时悄咪咪摸的男神【小声】
一句话的鼠猫。
展大人你是天使!我爱你!【滚